您当前的位置 :三板富> 首页 > 资讯 > 焦点 > 正文
单身人士掀单身经济浪潮 陪聊行业迎来小高潮
2022-08-05 08:33:50 来源:金融投资报 编辑:news2020

孤寡青蛙季节较强

农历7月初7 一早,月月就开始了她的整活。去年点的孤寡青蛙已经金盆洗手,无奈之下又在社交台上重新找了一只孤寡青蛙,付款后把闺蜜微信附上,在得到闺蜜夺命连环问号后,心满意足的点了个好评。

孤寡青蛙是什么?据月月介绍,孤寡青蛙是由人扮演的的社交账号,以青蛙图片为头像和ID,因叫声和“孤寡”同声,故得名孤寡青蛙。大多数孤寡青蛙仅在每年的2月14日、5月20日和农历7月初7出没,一般在各大社交台上可以寻到踪迹。孤寡青蛙一般不群聚,售价各异,不过价格都在10元以内。

今年是月月坚持为闺蜜点孤寡青蛙的第三年。按照月月的说法,这个行为虽然幼稚但是有用,她不希望闺蜜在这个满大街都是情侣的日子里受到伤害,孤寡青蛙虽然叫得孤寡,但胜在热闹,能让闺蜜知道还有个朋友在牵挂着她,愿意为她花钱,让她不至于在这个浪漫的节日感到孤独。

做孤寡青蛙生意的门槛也很低。只需要花两元钱点一只孤寡青蛙,将其文字模板复制下来用作己用,再用小号修改ID和头像,到抖音、快手、微博、小红书等社交台狂撒网接单,接下来就可以静待订单上门了。

大三的小蔡兼职孤寡青蛙已有两年,属于佛系营业,主要受众是自己的同校同学,也会在微博揽客,目前只在2月14和农历7月初7这两天接客。据小蔡透露,来点单的顾客男女都有,以学生居多,一般都是点给自己的好闺蜜或者好哥们儿。小蔡的孤寡青蛙售价4.99元一位,到七夕当日15:00前已接了超过100单。

陪聊行业迎来小高潮

孤寡青蛙只是七夕单身人士的开胃菜,因为形式过于简单,可复制较强,且定价便宜,较受大学生欢迎,但对于社会人士来说稍显幼稚。金融投资报记者调查发现,经济能力稍强的,更多会选择陪聊。

陪聊行业是互联网时代产物,除了专业的陪聊APP外,在淘宝、公众号、社交台上也能看到陪聊生意。

在淘宝搜索“陪聊”关键词,店铺数不胜数。一家陪聊店铺老板告诉金融投资报记者,他们店现在共有一千多人,店内提供两种陪聊服务,一种是“文字+语音条”,另一种是语音连麦。二者的差别主要在于价格。

根据店主提供的定价单来看,“文字+语音条”30分钟的价格在20元-100元之间,语音连麦价格在30元-160元之间。店铺设有不同等级。分别为盲盒、金牌、镇店、神级、首席、锦鲤,其中盲盒最便宜,锦鲤价格最贵。店主表示,七夕生意较好,如果想多一点选择,可以提前预约。

有的店铺除了做买卖外,同时还会招人。只要联系客服,说明自己前来应聘,交10元钱后便能得到对方hr(人事管理)的QQ号。金融投资报记者在hr的带领下,进入了面试审核群,需要填写资料,如圈名、别、年龄、音色等;同时,还要发布3张日常照和15秒以上的语音。面试成功后,便会被拉到另一个群里,每日会有专门的管理员发布任务,如果觉得适合自己便可以接单,但数量并不多,有时需要抢单。如果续单率低于30%,会被强制要求辞职。

有两年陪聊经验的小玉告诉金融投资报记者,她主要是在一款陪玩APP上接单。2020年开始做这行只是为了想赚点零花钱。小玉表示,她所在的陪聊APP新人价格一般较低,20分钟大概在5元左右。随着接单数量的增多,价格也会水涨船高。小玉接单比较随,但像七夕这种有意义的节日,接单会更容易些,单量也会更多些。

据小玉介绍,陪聊APP上的陪聊师年龄分布较广,十几岁到四十多岁的都有。作为个人玩家,她没有入团或者加工会,接单比较随意,也没有续单率的要求。收入来源除了陪玩费用外,老板还会在台送点小礼物,跟直播打赏较为相像。

提防“交会费的陪聊兼职”

两年前,小玉依靠陪聊和陪玩,一个月最高赚到过上万,即便是最开始几个月,每月也能赚两三千元。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小玉逐渐感受到,这一行业的水越来越深,入行人数越来越多,行业趋于饱和,单子越来越不好接不说,行业内也不乏乱象。

最直观的便是陪聊招聘。金融投资报记者注意到,在抖音、快手、微博等台,有不少陪聊招聘广告。记者以应聘者身份询问入职事宜,均被要求先交29.9元到59.9元不等的会费。其中有两家表示,会费是七夕打折后的价格,七夕过后更贵。最离谱的事情是,当记者询问其接单途径时,对方只说是拥有多年资质的APP,却始终不告知台名称。当问到培训内容时,对方只表示交了钱就会告知。

小玉告诉记者,交会费的陪聊兼职一般都是假的,有很多机构专门靠会费盈利,年纪稍小的小姑娘非常容易上当。他们所说的派单资源也很有限,一般都是很多人抢一个机会,需要时时刻刻盯着放单群,非常浪费时间。

在陪聊淘宝店内,一般陪聊、陪玩、哄睡师并没有分开,而从消费者角度来看,陪玩、陪聊已是前两年流行元素,两年更流行的哄睡师才是陪聊界顶流。但据金融投资报记者观察,哄睡师相较于陪玩、陪聊,更容易踏入灰色地带。

一方面,哄睡师常在夜晚上线,其任务是通过聊天、ASRM(耳音)、讲睡前故事等帮助顾客进入睡眠。工作时间和工作内容不乏有顾客提出不正当要求,哄睡师往往是通过即时通信软件与顾客进行交流,常以语音形式出现,难以留存证据,更难以接受监管。

另一方面,有团队或公会的哄睡师往往有续单要求,如果聊天上头,这也是一笔不菲费用。小玉透露,与她同做陪聊的朋友曾经一次续费上千元,虽然是靠情商吃饭,但消费者也要把持住自己,不要冲动消费。

标签: 单身人士 单身经济浪潮 陪聊行业 陪聊行业迎小高潮

相关阅读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三板富 | 专注于新三板的第一垂直服务平台"或电头为"三板富 | 专注于新三板的第一垂直服务平台"的稿件,均为三板富 | 专注于新三板的第一垂直服务平台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三板富 | 专注于新三板的第一垂直服务平台",并保留"三板富 | 专注于新三板的第一垂直服务平台"的电头。

最新热点

精彩推送

 

Copyright © 1999-2020 www.3bf.cc All Rights Reserved 
三板富投资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2020036824号-16联系邮箱:562 66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