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中国赚了百亿美金 阿里、京东、小米、滴滴都是他女人
福布斯中文网2015-08-23 07:50
导读:他投的公司:阿里巴巴和Facebook,和五六家百亿级的京东、Twitter、小米、滴滴打车。

富姐有话说

Facebook、阿里巴巴、京东和小米背后都有同一个男人:尤里·米尔纳。

他投的公司中已经出现了两家千亿美元级的巨头:阿里巴巴和Facebook,和五六家百亿级的京东、Twitter、小米、滴滴打车。

他的投资方式也如出一辙:出高价,不要任何决策权。

所以没人在乎他投不投竞争对手。而且他把自己的投票权都给了CEO,这意味着他永远都和CEO是一伙的。

于是我们就看到了这样的奇观:这家伙既投Facebook又投Twitter,既投阿里巴巴又投京东,虽然这些公司相互间掐得昏天黑地,但CEO和他却都是哥们儿。

话说去年滴滴和快的掐得你死我活的时候,米尔纳给滴滴打车投了1亿美金。给完钱他撂下3句话:“1、Uber要灭了你们;第二、如果要活命,就和快的合并;3、合并后我再投你们10亿”。

 攻陷刘强东

那是2011年一个干燥的夏夜,俄罗斯互联网投资者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正跟刘强东共进晚餐,后者是中国新兴电商公司京东商城的创始人。

这家小小的本地餐馆刚好能够摆下五张餐桌,旁边坐满了为刘强东工作的快递员。在这个城市,就是这些人把从食品到书籍再到服装的所有商品运送到刘强东的客户手上。

这里并非繁华的北京城,而是中国西北边陲最偏远的沙漠城市之一,即距离哈萨克斯坦只有一射之地的乌鲁木齐。米尔纳乘坐五个小时的航班从北京飞来,又开车穿过尘土飞扬的风景,就是为了亲眼看看京东的创始人是如何跟自己的一线员工进行互动的。

这些快递员三五成群地走到米尔纳和刘强东的跟前,举着白酒,向他们的大老板敬酒。刘强东对每个员工都很友善,但当他站起身来,他便用一种克林顿式的个人魅力让人群激动起来。

此时的米尔纳,并不是在试图抉择是否要投资于刘强东。他已经考察过那些数据,并在三个月前向京东注资5亿美元。他长途跋涉到中国的偏远之地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

作为全球最成功的科技投资者之一,米尔纳的投资之道带着点自相矛盾的色彩。在公司创始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前提下,米尔纳不会要求在公司董事会获得席位,但他会定期拜访那些创始人,以建立一种长期的合作关系。

插手公司事务已经过时了,而大谈互联网的未来和宇宙本身则正流行。

到目前为止,米尔纳的最大胜利仍然是在2009年押注25岁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当时他向Facebook投资了2亿美元,最终获得40亿美元的回报。

从那时起,米尔纳的点金之手不断命中硅谷一些最成功的热门公司。DST入股了AirBNB、Twitter、Spotify、Lending Club、Snapchat,甚至还包括WhatsApp。

阿里、小米系数拿下

DST还投资了中国三家最重要的互联网公司。

2011年,DST向电商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注资约5亿美元,所获得的股份如今市值在25亿美元左右。就在同一年,米尔纳又向炙手可热的智能手机厂商小米科技投资了数额差不多的资金,换来小米7%的股份,如今估值在32亿美元左右。

对米尔纳来说,2011年是忙碌的一年。除了在中国进行数十亿美元的投资交易以外,他还迎来了跟艺术家朱莉娅·米尔纳(Julia Milner)的结婚十周年纪念,他们在家中举办了一场奢华的婚礼,弥补了结婚时没有办婚礼的遗憾。“我想在十周年的时候举办,就在那一天。”他不带感情地说道,指的是2011年11月11日这个新奇的婚礼日期。

总之,米尔纳的DST多年来每年都会投资于处于后期阶段的互联网公司,投资总额已经达到了50亿美元。通过公司首次公开募股和出售股票,DST已经获得100亿美元的现金回报,外加价值90亿美元的股份。

把DST已经拿到手的所有退出回报加上其现有投资组合的总价值,你就能得到惊人的190亿美元。

中国公司在DST的投资组合中占据了一半的席位,并贡献了60%左右的回报。

他愿意承认的投资失策是未能搭上优步(Uber)的快车。

DST曾有三次机会投资这家如今估值突破400亿美元的汽车共享服务公司,但米尔纳每一次都没有出手,因为他担心该公司创始人特拉维斯·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无法搞定优步跟监管部门和全球各地城市之间的法律纠纷。

“我低估了特拉维斯,那是一个很大的错误。”他耸肩道,“这让我寝食难安。”

如果米尔纳的投资策略拥有一种特征的话,那就是:贵精不贵多、大手笔押注、尽早入场并以巨额回报为目标。在过去五年中,米尔纳的团队审核过全球范围内的250家公司,并只对其中一小部分进行了投资。

米尔纳工作很低调,他很少对外公布自己的投资交易。就是到现在,也几乎没有人知道,他还从WhatsApp的成功故事中分到一杯羹—全球只有两家投资者做到这一点,他便是其中之一(另一家是红杉资本)。去年,在Facebook以190亿美元收购这家移动消息服务巨头的数周之前,米尔纳斥资1.25亿美元从WhatsApp创始人手上购得一部分股份。

米尔纳不愿讨论Facebook的收购交易,但据一位接近WhatsApp的消息人士称,米尔纳在2014年1月跟这家初创公司的创始人扬·库姆(Jan Koum)最终达成口头协议,而他在此前三年时间里一直尝试入股该公司。

他从中国赚了百亿美金

米尔纳出生于莫斯科,他原先在莫斯科国立大学(Moscow State University)研究理论物理。之后,他开始创业,在上世纪90年代把Mail.ru打造成俄罗斯最大的互联网门户网站。

2005年,米尔纳创立了DST,以投资互联网公司,比如俄罗斯社交网络巨头Vkontakte。

米尔纳大举进军中国在2011年一下子就拉开帷幕。当年年中,米尔纳把DST的总部从莫斯科迁到了香港。此后不久,他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就谈成了投资京东、阿里巴巴和小米这三笔最重要的交易。

在那时候,DST已经在中国有了耳目。快人快语的哈佛大学MBA毕业生周受资(Shou-Zi Chew)花了一年时间去结识中国20多家顶级金融咨询机构的主要合伙人,这些公司包括易凯资本和清科集团等等,其中由包凡领导的华兴资本向周受资介绍了快速增长的京东。

这让米尔纳在2010年12月跟刘强东首次会面,并达成了DST出资5亿美元购入京东8.8%股份的协议。

在已经入股京东的情况下,米尔纳具有了跟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接触的“圈内资本”—两人已经在2005年的时候见过面—最终也成功出资购入了阿里巴巴个位数比例的股份。

在投资京东的交易尘埃落定的时候,周受资正利用他的公司创始人网络追踪DST的下一个目标:小米。这家公司当时在中国之外几乎无人知晓,但创始人雷军是中国知名的明星企业家。

从表面上看,投资小米似乎非常有风险。硬件制造商在中国多如牛毛,而三星和苹果吞噬了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大部分利润。小米希望仅通过在线渠道销售自己的手机,不过谷歌已经在Nexus手机身上尝试了这种商业模式,而效果并不能算是获得了主流成功。

米尔纳把那些问题放在一边,他发现雷军整合硬件、软件和互联网服务的“铁三角”系统计划像闪电一样击中了他。

“你不能只擅长一件事,而是要精通所有的三项。”雷军在会谈期间如是说。

“通常你遇到的是雄心勃勃的创业者,但他们并不知道如何去实现自己的抱负。”林德弗斯说,“但雷军就是那个全能选手。”

数小时后,DST的三个人走出雷军的办公室回到车上—周受资坐在前座,米尔纳和林德弗斯坐在后面。在北京车流中前进的同时,他们兴奋地彼此交谈着。

不过,经过几个月的尽职调查之后,米尔纳的公司在多轮融资中(包括三轮独家融资)共计向小米投资了5亿美元,从而获得该公司7%的股份。按照小米最新的估值计算,这些股份价值在32亿美元左右。

米尔纳是怎样获得独家投资机会的呢?

米尔纳继续靠近雷军,一年当中两人大约要见上十次面,通常是在这位小米创始人的地盘。米尔纳跟雷军这样的公司创始人能够聊上数小时之久,一开始是些细枝末节的事情,然后就会引申到更宏大的理念之上。去年,米尔纳送给雷军一套宇宙微缩模型作为礼物。

与以往一样,当被问及他是如何做出投资决策的时候,米尔纳并不热衷于谈论细节。投资中国全在于“适应环境”和脚踏实地,他这样说道。米尔纳总是会挑选哪些看起来将在未来10到20年改变世界的创始人进行投资。(文章略有删减)

本文来自 福布斯中文网
阅读  7404新三板|赞0
发表评论
0条评论
    三板行情查看更多
    热门排行

    周排行日排行

    新三板百科
    涨跌排行
    代码股票名称最新价涨跌幅
    查看更多
    新三板|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我们

    Copyright © 三板富(3bf.cc)-深圳前海开云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粤ICP备1503299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