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严金控监管令下,蚂蚁金服“自拆”了
富姐2019-08-06 09:38
导读:蚂蚁金服将彻底剥离金融业务,成为纯科技平台。

撰文 /   富姐

编辑 /   三文鱼





蚂蚁金服董事长井贤栋、数字金融事业群总裁黄浩、总裁兼网商银行董事长胡晓明、副总裁兼保险事业群总裁尹铭等众多核心业务高管近日接受媒体采访,集体对外发声: 蚂蚁金服“从来就是家技术公司,不是金融公司”。
 
这样的场景,出现在7月30日《中国企业家》封面万字长文《蚂蚁不想成为大象》里。在蚂蚁金服发展历史上,近乎罕见。
 
值得注意的是,这篇报道刊发的时间节点,距离央行“金融控股”发布新的监管文件仅过去了5天。
 
报道发出的同一天,彭博社爆出蚂蚁金服计划成立一家新的子公司,用以申请金融控股公司牌照。蚂蚁金服副总裁梁世栋对媒体的回复确认了这一消息。
 
具体而言,蚂蚁金服将把公司一分为二,小贷、银行、保险等牌照业务划入金融公司,云和风控等业务继续留在蚂蚁金服体内。
 
也就是说,蚂蚁金服将彻底剥离金融业务,成为纯科技平台。

01
火速“分拆”
 
7月26日,央行发布《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征求意见稿),针对“非金融企业投资形成的金融控股公司盲目向金融业扩张,将金融机构作为‘提款机’”的监管真空状况,将对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行为及风险进行全面、持续、穿透监管。
 
据懂财帝报道此前一年开展的金融控股公司模拟试点中,蚂蚁金服、苏宁集团等五家试点公司无一合格,全部需要整改,都需要向中国人民银行申请设立金融控股公司。
 
《意见稿》发布五天后,蚂蚁金服第一个做出了应对方案。
 
蚂蚁金服目前已持有十多个金融牌照,涉及支付、银行、基金、保险、小额贷款多个领域,其控股公司基金投顾的牌照等尚在申请当中。
 


根据蚂蚁金服公开披露的数据,蚂蚁金服2015年的收入构成中有14%来自技术服务,到2017年技术服务占比上升至34%。

 

虎嗅APP发布的文章称,实体企业投资金融机构这一监管空白,恰是央行此次的重点内容。

 

嗅APP援引资深互联网金融观察者毕研广的观点称,监管部门的本意是要让民营企业或是这类互联网机构回归本质。央行要求金融控股公司仅开展股权投资管理、不直接从事商业性经营活动,就是禁止企业自给自足还顺带外售的做法。但对以实体产业或者互联网业务起家的金融公司来讲,这等同于切断他们原有的业务,让其成立一个专门以金融控股为主的“壳公司”。

 

他认为,意见稿中不难看出,金控公司设立的门槛较高,蚂蚁金服想要“在金融风险化解三年攻坚战之内,想获取牌照,实在是难上加难。


02
如果切断原有业务影响几何?

事实上,这几年来,蚂蚁金服的支付存储金、蚂蚁花呗、借呗等核心业务,已经因受到监管而不同程度受到影响。

 

根据《财新》统计,2018年支付宝、微信支付两家支付巨头沉淀的备付金高达万亿元,按照监管要求,完成断直连、备付金集中存管和备付金账户销户之后,每家利息收入上百亿元消失。

 

此外,惠誉报告显示,由于高杠杆的ABS发行受到监管,蚂蚁金服为其两家小额贷款子公司大额增资,并缩减了现金贷产品“借呗”的规模,其ABS发行量自2017年的2660亿元大幅下降至2018年的1660亿元。

 

可能由于受到监管,蚂蚁金服最赚钱的消费金融业务,2018年营收和净利润均大幅缩减。

 

最新业务数据显示,2018全年,蚂蚁花呗的经营主体蚂蚁小微小贷公司营收23亿元,同比2017年的66亿元缩减超过65%;净利润也从2017年的34.2亿元下滑89%减少至3.67亿元。


此外,余额宝、“相互保”等多款产品也受到监管指导,产品规模和形态发生重大调整。

 

阿里巴巴财报显示,2019财年,蚂蚁金服支付给阿里巴巴集团的特许服务费和软件技术服务费为5.17亿元。按此前约定的37.5%的利润分成协议计算,蚂蚁金服2019财年的税前利润约为13.79亿元,仅为2018财年91.8亿元的15%和2017财年55.6亿元的25%。





© 往期回顾







© THE END


本文由富姐财经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lstt2017

/



文 | 富姐 

联系作者:xsbxms6

本文来自 富姐
标签:蚂蚁金服
阅读  18757新三板|赞0
发表评论
0条评论
    三板行情查看更多
    热门排行

    周排行日排行

    新三板百科
    涨跌排行
    代码股票名称最新价涨跌幅
    查看更多
    新三板|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我们

    Copyright © 三板富(3bf.cc)-深圳前海开云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粤ICP备15032991号-1